建站頻道
    當前位置: 中國美術家網 >> 藝術淘派集運app >> 淘派集運app庫 >> 徐悲鴻 書畫 藝術 美術 北京 綜合淘派集運app
      分享到:

      徐悲鴻《巴人汲水圖》創作始末

        作者:周惠斌2021-10-05 07:42:34 來源:收藏快報

          (1/4)徐悲鴻和中央大學藝術系學生在江邊合影

          (2/4)徐悲鴻在作畫中

          (3/4)徐悲鴻《巴人汲水圖》,1937年,北京徐悲鴻紀念館藏

          (4/4)徐悲鴻《巴人汲水圖》,1938年,2010秋拍成交價1.7136億元

          中國美術家網--讓藝術體現價值

        抗日戰爭爆發後,隨着全國政治、經濟和文化中心的轉移,國內軍政要人以及文教等諸多領域的名人,紛紛來到戰時首都重慶。

        1937年秋,畫家徐悲鴻隨國立中央大學西遷至重慶大學,執教該校藝術系。不久,應重慶工商界著名人士石榮廷的邀請,搬入嘉陵江北岸磐溪的石家花園。當時,徐悲鴻每天都要乘渡船過江,往返於江北磐溪和江南古鎮磁器口,而每每經過嘉陵江,總會看到山城百姓歷盡艱辛從江中汲取生活用水的勞動場景。他們肩荷沉重的木桶,沿着陡峭崎嶇的石階,步履維艱地挑水上山。這一久已尋常的社會生活畫面,真實反映了巴蜀人民艱難困苦的生活,也折射出這塊土地上的人們勤勞堅韌、不畏艱辛、滿懷希望的精神品質。徐悲鴻目睹之下,內心受到強烈震撼,觸發他噴薄欲出的創作激情,於是在1937年冬日,精心繪製了國畫《巴人汲水圖》,反映出他對重慶百姓悽苦生活的深切同情。

        《巴人汲水圖》堪稱徐悲鴻在重慶教學和生活期間創作的最膾炙人口的經典作品。整幅畫作高300、寬62釐米,構圖匠心獨運,人物刻畫傳神,以概括凝練、融會中西的藝術手法,細膩地描繪了重慶人民傳統汲水的勞動細節。令人稱道的是,畫幅窄長,懸掛起來,與嘉陵江陡峭的百丈懸崖高度契合。

        整個畫面由男女老幼7個人物的“舀水”“讓路”“登高前行”等三個部分構成。其中,“舀水”部分,表現了一名男子頭髮已然禿謝,但是體格健碩,他光着膀子,身上僅穿着一條黑色短褲,匍匐着上身,右手緊握一隻木桶提樑,從湍急的嘉陵江水中,熟練而迅捷地舀取江水;旁邊一位赤足婦女,衣衫襤褸,低着頭吃力地將舀滿的水桶提到岸邊。“讓路”部分,刻畫了一名男子頭纏汗巾,赤臂裸腿,弓着身體,隆起背脊,埋首肩挑被水桶壓彎的扁擔,沿着陡立的石階艱難地向上攀登;旁邊應急石上,站立着一名身穿長衫、前擺挽在腰間、肩負空擔讓路的青年男子,他身體微側,關切地凝視着攀登的挑夫。“登高前行”部分,塑造了三名挑夫相繼爬完艱險的陡梯,登至石山頂端,擔水邁步前行……

        三組畫面之間,通過江岸的岩石和層層石階進行過渡和銜接,石階和岩石以墨線勾勒,呈“之”字形分佈,錯落有致。畫面上半部分描繪一叢翠竹和數枝早梅,凸顯中華民族在嚴酷的歷史環境下貧賤不移、威武不屈的氣節情操。中間特意留白,突出山岩的高與陡,以及石階的蜿蜒與曲折,並題寫一首自作詩:“忍看巴人慣擔挑,汲登百丈路迢迢。盤中粒粒皆辛苦,辛苦還添血汗熬。廿六年冬,隨中央大學入蜀,即寫所見。悲鴻。”並鈐“徐”“悲鴻”兩印。

        在內憂外患的特殊年代,中國人民遭受着戰火荼毒,百姓生活悽苦不堪,徐悲鴻以藝術性與現實性完美結合的《巴人汲水圖》,真實記錄了我國民眾階層的生存景象,顯示出為黎民寫照的藝術擔當,為激發全社會同仇敵愾的抗日鬥志,產生了積極的號召力和影響力。而且作品所彰顯的“巴人汲水”精神,不僅表現了中華民族世世代代不畏艱險、百折不撓的偉大形象,更反映抗戰時期以重慶為中心的大後方浴血奮戰、抵禦外侮的時代使命。後來,徐悲鴻在該畫稿上補題“靜文愛妻保存”,現收藏於北京徐悲鴻紀念館。

        據專家考證,《巴人汲水圖》的取景地位於今磁器口金碧正街附近的嘉陵江畔。抗戰時期,磁器口是沙坪壩地區原著居民最集中的地區,是當地百姓重要的取水地和交通渡口,這裏的江岸梯坎開鑿於清代,從巖壁中蜿蜒而下,一直延伸到江邊,坡度較緩,呈“Z”字形。當然,徐悲鴻筆下的《巴人汲水圖》不排除還融入了其他一些地方的類似場景,經一定的藝術概括提煉而成。

        1938年,《巴人汲水圖》在香港展出時,引起廣泛關注,被譽為“五百年來罕見之作”。印度駐華公使觀展後產生濃厚興趣,提出重金購買這件作品。彼時,徐悲鴻生活拮据,因此同意按原稿尺寸重新繪製一幅。後來,徐悲鴻在重繪時,特意將自己融入畫中——畫面上端,畫家化身為站立在應急石上穿着長袍的青年,由此巧妙地把個人、民族、時代、藝術緊密地結合在一起,增強了作品的吸引力和感染力,並在畫作右側偏上位置,題款“廿七年晚秋,隨中央大學入蜀,即寫沙坪壩所見。悲鴻”,另增補“東海王孫”“生於憂患”兩印。

        抗戰勝利後,徐悲鴻所繪的第二幅《巴人汲水圖》輾轉流落民間。1949年,一位名叫朱良的新四軍幹部,在重慶街頭巧遇聚興誠銀行老闆的管家處理一批舊書畫,他在一大卷字畫中,一眼看上了《巴人汲水圖》,以120萬元(舊幣,相當於120元新幣)將它收入囊中。

        1999年、2004年、2010年,《巴人汲水圖》先後在北京翰海舉辦的藝術品拍賣會上,分別以120萬元、1650萬元和1.53億元的價格成交,特別是最後一次,加上佣金,成交價超過1.7136億元,一舉打破當時中國近現代書畫作品拍賣紀錄,也刷新了中國繪畫作品的世界拍賣紀錄。

        責任編輯:靜愚
      相關內容
      More.. 名人堂
        More.. 藝術展訊
        • 中國美術家網 版權所有 Copyright © meishujia.cn,All right
        • 業務部:北京市西城區宣武門外大街香爐營東巷2號院3號樓6單元103
        • 郵編:100069
        • 電話:1805307787713261878869
        • 技術部:北京市西城區虎坊路19號院10號樓1803室
        • 郵編:100052
        • 電話:18611689969
        • 熱線:服務QQ:529512899電子郵箱:fuwu@meishujia.cnbeijing@meishujia.cn
        Processed in 1.699(s)   13 queries
        update:
        memory 4.311(mb)